公子空明

空网网空无差/空俏/赤俏,其他cp随意

【空网】码个刀子冷静一下

[上班时间的摸鱼,短小不精悍]
[产不出任何有意义的粮,我应该是真的废了]

*

网中人的手触到了什么东西,凉凉的。

他睁开眼,入目依旧是一片黑暗,网中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的手探过那个冰凉的物体向外触摸,触到了一道屏障,四面八方,连接到他身下的倚靠,将他和那个物体包覆在一起。

魔茧。

确定了暂时安全后网中人松了一口气,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面前的物体上。

网中人的手指缓缓抚过那个物体,厚重的衣饰,层层叠叠,隔着布料,他摸到了一根根坚硬的枯骨。

是个人。网中人想,然后陷入了短暂的迷茫。

我为何在这?这个人又是谁?

新生的大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网中人只能放弃思考,继续查探,再往上,他触到了尸骨的臂膀。

两只手臂...

【空网】逆流


[半架空,私设有,ooc致歉,刀慎]
[因为作死说了句今天一定发于是写的乱七八糟,先这样吧以后再改,估计要加长]

01.

在戮世摩罗的记忆中,网中人曾死而复生无数次,所以他想当然的认为,不管死去多少次,网中人都会从地狱中走出来,回到自己身边。
这是戮世摩罗一直以来坚信不疑的事情。
但当看到网中人被魔兵从战场上抬回的尸体时,他突然变的不那么确定了。
“网中人。”戮世摩罗的声音有点沙哑。
网中人当然不会说话,回应戮世摩罗的只有网中人的血顺着战甲滑落滴到地上的嘀嗒声。
“网中人你醒过来。”戮世摩罗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网中人的尸体和以前死亡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两样,但戮世摩罗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感觉到,他是真...

【空网】戏蛛(一)


[落难话痨书生空×高贵冷艳蛛精网]
[架空paro,有病的ooc,不喜勿戳]

01.

网中人是被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吓醒的。
几根连到洞外的蛛丝在他脚下剧烈抖动,很明显是有什么猎物被粘在了上面正在试图挣脱,就经过这么几秒,刚刚惨叫的那个声音此时已经变了调,一口一句的哎呦我操这是什么东西粘住老子了救命,惹得素来喜欢清静的网中人皱起了眉。
网中人摸了摸自己已经半个月没有进食似乎有点饿的肚子,挽起还在抖动不已的蛛丝拽了拽,感受了一下猎物的重量,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开始发力将蛛丝往洞里拖。

洞外不远处,史艳文、史精忠以及史存孝看着一脚踩空惨叫着滚下雪坡之后骂骂咧咧起身然后突然趴倒开始在雪地...

【李白×妲己】涅槃(凤求凰×少女阿狸)


(于是小学生文笔了,be预警,这是把刀,不要打我)

01.

第一次见到李白的时候,妲己其实是很怕的。

在她小的时候,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

当时的妲己还太过年幼,觅食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由妲己的父母去做的,但偏偏有一次寒冬,寻找食物比往常难了一些,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左等右等等不到父母回来,饿极了的妲己不顾父母的叮嘱离开了山洞,准备自己去寻找食物。

妲己还并不懂得如何捕猎,好不容易看到一只兔子还让它跑了,饿的一步三摇晃的妲己误打误撞的就走到了住在山里的一户农户家门前。

农户家院子里养了只大公鸡,身上的羽毛油光水亮,正迈着步子昂首挺胸的在院子里四处走动。

最爱吃鸡肉的妲己想都没想的就扑了...

【空俏】一个没有名字的小段子


戮世摩罗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是有些茫然的。
他正身处在一个不知何处的木屋内,屋里布置简洁却打扫的干干净净,阵阵药香味透过没有关好的窗户缝隙从屋外飘进来,似乎是有人在煎药。
戮世摩罗想试着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了腹部还没有愈合的伤口,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屋外煎药的人似乎听到了动静,推门走了进来。
戮世摩罗刚刚还在猜测究竟是谁救了自己,他想过网中人,想过修罗残兵,甚至想过难道是帝鬼死而复生,却独独没想到会是他。
他的好大哥,中原的盟主,俏如来。

有那么一瞬间,戮世摩罗以为他是自己还是修罗帝尊的时候安排在人世,用来混淆视听的假扮俏如来的影形,然后这个想法马上被他自己否定了。
怎么会呢,那个影形,可是戮世摩罗亲眼看...

【策飘】一个懒得起名的小段子


公子开明初次来到人世的时候正是初春,最后一层雪刚融尽他便来了,没能赶上看雪的公子开明对此郁闷了好久,直把每天听他唉声叹气的鬼飘伶听的头都快炸了。

魔世从来没有下过雪,公子开明对雪的唯一一点认知,也仅仅是很久很久之前祖师爷还活着时,给他讲的外面的世界。
“雪是什么?好看吗?能吃吗?比我们魔的体温还要凉吗?”
公子开明有些急不可待的问着这些问题,然后祖师爷笑着,一一解答。
“雪是这个世界上最洁白无瑕的东西,好看,吃到嘴里马上会化掉,比魔的体温还要凉。”
自那时起,公子开明就对人世多了几分憧憬。
但他终于有机会来到人世的时候,却未能看到雪。

人世这趟需要公子开明做的事情不多,他将所有该他做的和不该他做但他...

【李白×妲己】狐,狸(千年之狐×少女阿狸)


(老早之前发表在微博上的,现在搬运过来。部分设定借用皮肤故事背景,部分私设)

1.

漂泊多久了?

一千年?两千年?记不清了。

终于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曾经心心念念想要离开的地方,在这千年的时光里,竟是无比期盼着要赶快回来。

已经许久不曾饮酒的李白解下腰间的酒壶,狠狠饮下一大口酒,看着历经千年沧海桑田早已经完全失了原本面貌的青丘,眼神凌厉。

将酒壶挂回腰间的时候,李白的手指触碰到了腰间挂的另一样东西,凌厉的眼神突然就柔和了下来,手掌覆上那件散发着强烈光芒的冰凉宝珠,仿若对待爱人的面容一般,轻轻抚摸着。

“阿狸你看,我们回家了。”

2.

阿狸其实并不叫阿狸,她的名字叫妲己。...

【雁默】神凤


1.
据说城外突现妖物作祟,瞬间便以大火烧了数十亩果林农地。
那火不似普通的火,相距甚远便烧的人口干舌燥,根本无法靠近,更无法扑救,无数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劳一年的成果付之一炬。
上官鸿信在众受损失的农户的请求下,选择了出面。
作为羽国唯一的一个伏妖师,上官鸿信早已经厌倦了整日与各种妖物打交道的生活,只想找个僻静的所在安度余生,只是这次的事态太过严重,连他都不好袖手旁观。
这是最后一次。上官鸿信说。

2.
所谓的妖物名叫策天凤,而他,也确实是一只凤。
沉睡了百年的凤,终于今日苏醒,清亮的长鸣响彻云霄,引来百鸟朝拜。
天空中不同种类的鸟突然集体出现的异象引起了上官鸿信的注意,循着百鸟齐飞的方向,上官鸿信来...

【杏默杏】竹仙


1.
走到一大片幽深的竹林前,杏花君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杏花君第一次来到这个竹林,大概是一个月之前,为了采一味只有这片竹林里才有的药材,杏花君第一次来到了这里。
据说这片竹林里闹鬼,尽管后来误入竹林的人都平安的回到了家中,但都像丢了魂似的一蹶不振,于是这事竹林也就越传越邪,杏花君自然也听说过。
但那时候的杏花君还不信这回事,背上药娄拿上小锄头就毅然决然的走进了竹林。
然后,他遇上了那个“鬼”。

2.
默苍离并不是鬼,他是一个竹仙。
这片竹林少说也有几百年了,修出什么草木精怪的很正常,偏偏世人不识货,每一个遇到他的人都把他一个竹仙叫成鬼,这让原本性还算格温和的默苍离渐渐开始厌恶人类。
修行了百年的竹仙的洞察力...

【空网空】我心悦你


终究还是网中人率先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没有什么多余的情话,也没有什么刻意制造的暧昧气氛,网中人只是在吃早饭时突然放下碗筷,对着正在趁炽焰天不注意偷偷将他碗里的肉夹走的戮世摩罗说了一句,臭小子,网中人心悦你。

戮世摩罗握住筷子的手一顿,转脸看向网中人,网中人却已经重新拿起了碗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吃饭。

好巧,我也是。戮世摩罗看似随意的回了一句,手中的筷子方向一转,将肉放进了网中人碗里。

过了几秒,三尊才后知后觉的看看网中人,又看看戮世摩罗,连口中的菜都忘了咽下,就那么呆呆的含着。

看什么看,很奇怪吗?戮世摩罗笑着问。

当然不奇怪。三尊心说。

网中人受伤,二话不说提剑就去把...

© 公子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